「每月一畫」刊出以來深受藝術同好們歡迎,也因為如此,檔期一延再延,但俗話說「天下無不散的筵席」,最後還是得下檔。今後,「每月一畫」也將視需要不限每月一檔,如果有大家特別喜愛的內容,我們也會斟酌延長檔期,讓更多的藝術同好們都有機會共同參與。

這次我們為您介紹兩位台灣本土畫家-林義昌與何肇衢的畫作,畫題都是台北縣石碇風光。

談起何肇衢( 1931- ),喜愛藝術的朋友們幾乎無人不知,這位當今畫壇前輩雖已年逾古稀,但依然創作不輟,他溫文儒雅的風範更深受畫壇敬重。

不過,提到林義昌( 1919-1997 ),知道的人可能就不多了,其實,他在台灣畫壇的輩份甚高,早年曾與另一位前輩畫家張義雄同在日本受業習畫; 1935 年,林義昌舉家遷日, 1943 年慶應大學畢業, 1946 年返台任教職,曾獲選二科展,參加日本全國畫展,生平先後舉辦八次個展, 1979 年台北龍門畫廊首次個展,其獨特的畫風令人印象深刻;個性內斂的他,作畫態度嚴謹,多以台灣景色為創作題材,身後遺存作品不多。

言歸正傳,現在讓我們看看這兩位畫家面對同一場景,有何不同的表達方式。首先,兩人構圖角度明顯互異,也可說是正好相反;林義昌的溪邊屋舍放在圖的左方,何肇衢則在畫面的右方。依視覺心理學的論說,人們觀畫的視線移動習慣通常是由左而右,因而,畫家作畫經常將較大的份量放在畫面的左方,這種構圖方式可讓觀者覺得畫面較為平穩;不過,藝術創作千變萬化,無須拘泥於一端。為了讓畫面產生某種效果,可以運用各種技法,如此,反而使得畫面更有變化。

何肇衢的這幅畫,房舍偏在右半部,約佔畫面的一半有餘,石橋的向右傾斜線及遠方山稜的線條,使整個構圖產生一種右傾的不安定感,然而,溪床上石塊的左重右輕,又彌補了一些平衡力量。林義昌採對角線構圖,溪邊屋舍及石壁幾已佔去整個畫面的二分之一,加上深色的陰影,幾乎是重若磐石,再連接右方的石橋,畫面構成隱固,又不忘從橋墩孔拉出較遠方的透視感。

至於,兩人的筆觸及用色也大異其趣。何肇衢喜用色塊塗敷,林義昌則偏愛重疊加筆的質感;色彩方面,何肇衢用色較為明亮飽和,不同於晚近作品的白色主調;林義昌則較為含蓄且色調偏灰,而在一片歷經滄桑的灰調子中,溪邊屋舍的低彩度紅色牆面,反而露出耐人玩味的一絲喜悅,具有畫龍點睛的效果。

石碇,這個遠離台北塵囂的山城,是許多台北人假日投向大自然的選擇,不過,近幾年來的開發,已漸失去它淳樸的風貌,如今圖中景物全非。何肇衢與林義昌的這兩幅畫,風格迥異,創作年代都甚早,它不僅是繪畫作品,而且堪稱是藝術家為這座山城留下的一筆歷史紀錄。

購藏畫作的動機人各不同,有人追高搶進當紅畫家,有人純粹因懂畫、愛畫而收藏,但無論如何,如果能從畫中體會出畫家的創作理念,並仔細推敲其構圖的意向,其中的藝術興味就更濃厚了。

「生命有限,藝術永恆」,好的藝術品不會受市場起伏的影響,就有如一顆明珠,無論置於何地,均無損其光彩。


何肇衢  20F 1968 林義昌 12F 1979